氣態和身體的觀聽

李海燕

策展人

本科主修英國文學,及後修讀環球商業及藝術行政碩士課程,從事出版及廣告界多年後,開展文字及藝術行政工作。現為編輯、藝評人、獨立製作人,文章散見於港、澳、台刊物及網媒。

舞台協作包括監製《文化現場--零度沸點》戶外音樂會(2010)、《匯》(2010)、《對對舞之香港澳洲二、三》(2011)、《2011國際綜藝合家歡──看到真實》、《香港舞蹈年獎》(2011及2012)、《看舞、析舞、論舞舞評工作坊》(2010-2012)、《2012廣東現代舞周──聚焦香港》、《生死蕭紅多媒體舞蹈劇場》(2013),《空凳上的书简2:繼續書寫》(2014)、《空凳上的书简3:吸呼之間》(2015)、《掌心的魚》(2015)、《SO LOW》(2017)、《花生騷》(2017)、《最後一次西遊》(2018);任《旅‧人》(2012)及不加鎖舞踊館《城市.身體重建》(2014)劇場構作;策劃「2014 i-舞蹈節」宣傳及研討會(2014);「身體步道上的文化展演」、香港舞蹈聯盟「共創實驗室」(2017)、藝能發展基金《觀。聲。陣-參與式劇場在地研究計劃》策展人(2017-2019)。編輯:《香港視覺藝術年鑑》(2012起)、盧偉力《尋找香港舞蹈》(2015)、IATC「藝評人網」(視藝/舞蹈)(2016)。城市當代舞蹈團《香港舞蹈口述歷史出版計劃》主研究員(2016-2019)。 

李氏為香港藝術發展局顧問(評論)及審批員(藝術行政、舞蹈、評論)。

2018-01-02 10:24

厭血的樹

瑪雅人崇敬自然,樹木當然也不例外。瑪雅族的1992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Rigoberta Menchu Tum,為逃避危地馬拉政府對原住民的虐待,十多年來流亡國外,獲獎後三年(1995年)回到出生地 Laj Chimel,發現瑪雅語稱cuxin的一棵老樹已死。Rigoberta深感奇怪,該樹曾經熬過極惡劣天氣也屹立不倒,怎麼現在卻連深入泥土的根也不能存活?
 
屠殺倖存者告訴Rigoberta,在她逃亡期間,大量當地人在樹下被殺。屠殺發生後不久,樹好像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一樣,整棵倒下,根也隨樹幹重量突出地面,之後便完全死亡。瑪雅人相信,原因是樹是極厭血的,無法忍受汨汨鮮血滲入泥土,迅速由樹心開始腐爛。
 
以上紀錄見Rigoberta Menchu Tum著作:《Crossing Borders》(倫敦:Verso出版社,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