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態和身體的觀聽

​陳志江

音樂人 / 樂師

生於香港,⾃⼩隨⽗親習粤曲,隨名家習笛⼦、胡琴,後畢業於⾹港演藝學院中國戲曲課程,主修伴奏。曾活躍於香港各大小戲班,任伴奏樂師。20142017年間,於⾹港中⽂⼤學戲曲資料中⼼主辦之「民初粤樂探微」講座⾳樂會系列擔任領奏樂師,重構早期樂譜。2017年於中英劇團製作之《水滸嘍囉》中擔任現場樂師,2018年參與新視野藝術節「微藝進行中」之《南音味自慢》。

 

2012年創辦「⼀才鑼⿎」,積極創作、重構重編各種戲曲作品,包括戲曲獨腳戲《俺,武松》(2017),又為多個活動編撰南音,如香港花卉展覽(2018)香港博物館節(2018)、大館委約影像作品《監獄建築師》(2018;曹斐作品)等。2019年起與非物質文化遺產辦事處合作舉行為期十八個月之「南音遊記行到邊・唱到邊」展演計劃,以香港各區特色為題撰寫新曲。

2019-06-08 16:08

氣態、身體、觀聽

氣態、身體、觀聽

 -生活上一些小東西都可以引發思考。

 

「氣態與身體的觀聽」這個題目有三事物——氣態、身體、觀聽。

先說氣態,我是似懂非懂的(事實三個也是),但我不會去定義它,因為一旦落入定義的「陷阱」,永遠也只能原地踏步。所以關於氣態,我會說是空氣。空氣我聯想起呼吸,是人之基本。對練習截拳道來說,呼吸便是帶起動作。對於吹奏樂器,呼吸便是發聲。前者由氣變成動作,動作有力,擊向對手身體,傳到大腦感到痛楚,自己也感受一定程度的反彈力。後者由氣變成聲音,氣令樂器共鳴,透過空氣的震盪,傳到耳朵震盪耳膜,轉變成神經訊號,至大腦辨別出聲音。兩者都是由呼吸出發,最後而大腦分析,再到身體反應,但同時也是由身體出發,因為呼吸乃人之基本。

 

由大腦分析到的,稱為感知,分析感知,便是觀聽。所以氣態、身體、觀聽,三者是非常實在,但也是似懂非懂。因以上解釋都是訴諸科學,但科學的盡頭便是「未知」,即不是不知,而是未有一個「說法」。但無論那一說法,到最後也是一樣的,我們也是這樣呼吸,也是有動作,有思考有反應。到最後似乎也有盡頭....

 

回到前話,氣態、身體、觀聽,看似有先後,但這是「雞先還是蛋先」的問題。我認為三者是同時存在,可獨立觀看,但最終還是一個整體。三者無先後之分,是一個三角形,互相支撐。就像眾多武術一樣,都強調三角支架力的原理;又像科學家說的燃燒現象鐵三角(氧、燃料、溫度)一樣,缺一不可。但整體是非常之難以觀察,就像宇宙之大,洪荒之渺。如先把注意力集中於一個星系,一個星球,一個地方裡的一點,就比較容易觀察。亦可反過來,從這一小點觀察到一個整體,就像數學的微積分一樣...

 

「吹樽」——是將氣集中打進另一個身體而發出共鳴再進入另一個感知的行動。

 

透過「吹樽」這個動作,將「氣」變成可見可聞,便是簡單的觀﹐聽。這份感知,會帶動身體,舞者會動起來,樂手會奏出樂句,記錄者會從不同角度觀看。但必需要注意一點我所說的「空氣」,不是定義「氣態」(也不需要定義它,就當它有千形百態吧)。空氣是看不到聽不到嗅不到,但是存在,亦是必須。「吹樽」把氣變成可視可聞,而且是由自己控制。往後,將「吹樽」這個概念,把其他未知的「氣態」具體出來,再加以利用。因這些未知是存在的,在特定的條件下都是可以感應到,有時真的可以簡單到只需要一個「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