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和行動的對倒

徐奕婕

編舞

香港獨立舞蹈藝術家,2015年度香港藝術發展獎之藝術新秀獎(舞蹈)得主。
專注於編創環境舞蹈,尤其對公共空間感興趣。透過身體發掘空間的想像,走近觀眾,分享當下。

Facebook/Instagram: @danceivydance
Website: www.ivytsui.com

2019-03-20 00:47

徐奕婕的「自畫像」

 

我一直用舞者Ivy和編舞Ivy來形容我在身體說話的過程,但她們像在和一個陌生人對話嗎?

當有觀者在場看她們的對話又是甚麼一回事呢?

 

接著南茜的「說話」部分,大家由坐在地上圍圈輪流發言,因著我的要求「變陣」。我邀請他們坐到櫈上,以兩排面向中間大概一米多的空間,一面是牆,另一面原本也是牆,但當晚鏡頭成為了其中一邊。我邀請他們選一片膠片,並提供筆可以作為紀錄。試驗有四個回合,每個回合,我會閱讀一個問號,以鏡作一自畫像回應,再用身體回應自畫像,十分鐘為一個回合。

 

第一個回合,問號是(一片灰色的斜線),我用綠色的筆畫了自己的自畫像,觀者可以由線條或圖案,盯著鏡中的自己,盯著鏡中的眼睛,身體被數十對眼睛盯著。身體記得的模糊、混沌、重量、對衡、褲、牽手、海、帆船。

 

第二個回合,問號是(我睇到你喊,我覺得好無助老豆),觀者可以由線條或圖案,我用黑色筆畫了自己的自畫像,身體記得無奈、焦慮、背負、看、摘下、吹、樹葉。聲音在這一個回合出現,我感覺受干擾了。

 

第三個回合,問號是(點解我發現唔到問題出現?),我用綠色的筆畫了自己的自畫像,我邀請觀者觀察我時感覺一下我是爸爸還是媽媽。身體記得吃橄欖、行來行去、甚麼是開始、花生、給、跨、壓。觀者坐不住了,我發現我在享受他們給我的刺激。

 

第四個回合,問號是(who am I),把椅子重新圍著自己,我邀請別人一起照鏡作自畫像,用別人的手中的筆繪畫我和他的倒影。身體記得是誰在描繪、甚麼是倒影、甚麼是你、甚麼是我、是倒影在動還是描繪在動、換了一片從前的描繪、對面的那個是誰、畫、手、血管、面、刨筆、鑽、閉上眼。

 

然後氣氛變得散開,感覺焦點已轉移至KENNY,我也因為已專注了一小時有多,自己也開始渙散了。被提示是否可以個別詢問觀的歷程,所以我開始了找人傾計。但只能和三個人回顧,而每一趟旅程都十分獨特,怎能一一查詢呢?好像回顧這一步失敗了。

 

而舞者Ivy和編舞Ivy的確合作無間。

 

但當聲音、話語、另一個肢體或另一些肢體的介入,我可以繼續用我的語言嗎?

 

還是我都在轉變?

 

我在理解甚麼?

 

渴望肢體與肢體之間的溝通,但肢體與肢體之間都會有語言上的「誤讀」?

 

而每個人都是「聲話郁畫」不同比例的混合物嗎?

 

我就是郁佔了八成以上的,但最後都是要用語話去回顧嗎?

 

除了當時的身體的記憶,我沒能觀察得到當時其他身體和身體的互動,實在太可惜了。

是否需再多一些約定呢?

 

我們又如何通過別人看見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