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回應「集雜聲」第一季第一講 — 曖昧不明的無力感與行動力

觀。聲。陣面書直播節目「集雜聲」於去年12月開始,每月邀請來至藝文界的朋友來談談生活、談談藝術,並直播到面書與觀眾們分享。三次傾偈為一季,每季均有不同的主題。而歷時三個月的傾談,又會否對團隊、甚至各位嘉賓在生活上、工作,甚至創作上帶來稍微的改變?

第一季題目「城市生活/行動力/無力感」,邀來了四位嘉賓:燈光藝術家/戲劇工作者/病理科醫生陳一云(Amy)、舞蹈行政人員錢韋君(Akama)、行為藝術工作者黎振寧(Dick)和杜躍 (To Yeuk)。第一次的傾談中,「行動力」和「無力感」成為了四位嘉賓的主要討論內容,這兩組叫人熟識又陌生的詞語與他們的關係是怎樣?

Dick 形容自己近年行動多了,行動力卻很少。他現職為非牟利機構為認知障礙人士而設的課程導師。他形容自己喜歡這份有意義的工作,但在這工作崗位已有一年,近來覺得自己行動多了,卻不是深入的行動力,亦感覺到身體的疲憊。主要原因是工作大部份時間都是跟從其他人(例如上司)的意思執行,並非由自己的意願出發。漸漸行動變得多,但每件事所做的深入度卻有限。

對於很多以藝文作為職業甚至志業的朋友,面對工作時都總會遇上Dick所形容的內心交戰和疲憊——可能藝術、社會理想是工作行動力的來源,但卻在實踐過程中因為各種現實的原因令我們感到無力。因理想消耗(甚至殆盡)自己,會不會反而令人變得無力?

而Amy則形容無力感和行動力的關係,像物理學中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關係。看似在兩股力量之間拉扯,但他想透過跳離現有的生活框架和制度,打破兩者的對立關係。

杜躍說當她創作期間感到無力,她並非想將無力感排除於己外,而是想將生活中的無力感平常化,不刻意為了讓自己達到某些目標而刻意將自己的行動力提升。因為藝術品反映創作人當下的狀態,亦是創作人處理生活上的思考和自我修煉的過程。她更點出了創作須由創作人自身出發,如果為了達到某個外在目標,甚至以滿足他人(例如觀眾)的期許而刻意去做一個作品「都唔有人睇你」。

呼應著Amy,杜躍眼中的無力感和行動力並非站在對立面。而她對無力感的回應更延伸出另一個重要提問:「這行動真的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嗎?」也許當感到行動力減退時,要做的不是與無力感急急割席,而是了解行動力原本的來源,問自己一句「初衷是甚麼」或許會幫助我們釐清自己。

對於Akama,無力感一詞則與香港的政治環境有著密切關係。她感覺雨傘後的無力感已經植根於她同輩的朋友的生活中,大家接受了無力感的存在——仍會繼續投入無力改變的事情(例如參與政治行動、在看似沒有出路的環境下繼續藝術工作)。可能是這些無力的事的確帶來了一些益處和微小的希望,亦有可能是還未夠勇氣放棄僅餘的安全感。面對生活上的無力感,她在每個周末的舞蹈中稍作喘息,身體和音樂為她暫時紓困,在無力和行動力補給的狀態之間徘徊。

四位嘉賓在第一次傾談各自點出了生活的經驗,在觀察無力感和行動力貌相過後,這些觀察又能否回饋生活?

 

 

第一講重溫

 


 

「集雜聲」— 觀。聲。陣全新面書網上直播節目


每月集合不同藝文工作者一齊傾傾偈,每季都以不同主題去切入,睇睇有什麼火花,在傾談中反照劇場甚至藝術層面的狀況。

【城市生活/行動力/無力感】
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

客席陪傾:
陳一云(Amy)
錢韋君(Akama)
黎振寧(Dick)
杜躍 (To Yeuk)

-------------------------------------

 

Ronnie Lam

主修社會學,現為文字工作者。曾於香港舞蹈聯盟工作,期間任《舞蹈手札》助理編輯,並統籌舞評寫作文化交流計劃「Dance Enhance」。2018年,赴高雄參與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主辦的「臺灣舞蹈平台:書寫舞蹈計畫」。

回覆

感謝您的回覆,您的帖文將於核實後公開發佈。 若您想即時回覆,請作會員登入。

Guest

感謝您的回覆,您的帖文將於核實後公開發佈。 若您想即時回覆,請作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