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回應「集雜聲」第二季 — 甚麼是藝術

我們如何辨識藝術品?

大部分人會認同藝術追求美感和靈性的觸動。但所謂「靈性」是難以量化的,美的定義更是因人而異。所以,與其以虛無的準則去辨識藝術品及衡量其藝術價值,一般人都會用顯易(或世俗)的指標去理解藝術。例如,作品在市場上的經濟價值、製作過程所須技術的精湛度、制度(如學院、美術館和劇院等場地)和傳媒(及藝評人)的認可等等。

試想想,你在美術館看見上世紀法國藝術家杜尚作品《噴泉》,如果在沒有何人或媒界事先介紹下,你會如何去理解這作品?顯而這個尿兜不能清晰用以上指標去理解。有些人可能會拋下一句「藝術嘅嘢,我識       咩?」就將話題終結,但要辨識一些看似離經叛道的藝術品,可能要重新理解,甚至需要我們暫時擱置那些習以為常的指標。第二季集雜聲以「藝術與工藝,技巧與概念」為題,邀來了四位嘉賓:麥琬兒 (Natalie)、羅家南 (Bosco)、李漢廷 (Michael)、林耀洪 (Eric),展開了一場關於「甚麼是藝術」的對話。

 

是藝術,還是工藝?

討論由工藝和技巧開始,工藝和技巧(在是次討論中「工藝」和「技巧」用法相通,在此不作詳細分野)是大部份人對藝術的最初接觸點。學跳舞、學畫畫,普及的藝術教育通常以技巧切入。在「藝術」這概念興起之前,畫家、雕刻家、舞者等,通常被視為在單一範疇的技藝師,為權貴生產工藝品或表演維生。藝術市場興起後,這群技藝師以獨立的身份,將作品在經濟市場上交易,漸漸有了「藝術家」這行業的統稱。我們可以從以上的社經學角度去理解藝術的源頭,但這並非意味工藝品一經買賣,就搖身變成藝術品。我們日常所理解的「藝術」,似乎有種脫離凡俗的意味。那麼,我們是如何分辨藝術品與工藝品?

 

藝術品的光譜

在頭兩次的討論中,幾位嘉賓都多次提出工藝品與藝術品的分別可能在於,創作人的動機是否「Artistic」。Bosco舉例說造錶工匠一生專注將製錶過程做得精準無比,但若工匠製錶的動機只停留於生產,就算以最精湛技巧所製的成品都不算是藝術。Natalie則分享,她曾經在水墨畫興趣班的畫展上,見到一幅熊貓畫,畫功好得仿如以相機拍下的照片。同時,有另一作品完全脫離了水墨畫一貫質感,顯示出創作者有轉化水墨畫的意圖。兩幅作品相比之下,後者吸引了她駐足定睛,而對像真度的高熊貓畫沒有感覺。而Eric以古典芭蕾舞作例子,認為雖然古典芭蕾舞是廣泛被認為是藝術,但對他而言如果一齣古典芭蕾舞劇太側重於炫技,而沒有「Make New Comment」(提出新論點或提問),都只是一個娛樂觀眾的商品,而非藝術。

同時,Michael提出另一觀點,反問即使作品沒有展示出「轉化」或「Make New Comment」等意圖,但如果觀者透過匠人精湛的技巧感受到其專注、當下精神狀態的純粹呈現和技巧所盛載的文化而受到觸動,以上例子中的觀眾是否都可以將作品視為藝術品嗎?

辨識藝術品的準則如一個光譜——從靠近古典藝術對技巧精煉的追求,到當代藝術重視的概念及作品呈現方式。光譜的兩端在當代社會並存,各自都不乏其支持者,有些被視為先峰潮流,有些則被視為落後的產物,但卻不至於被淘汰。藝術評價準則與社會變遷掛勾,隨時代轉移衍生出新的標準,光譜上對藝術品各種期望和想像,又是否代表著人們對社會和生活期盼的轉變?

 

誰掌握定義藝術的權力

承接前文Michael的疑問,將討論焦點帶到定義藝術是否一個「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的過程。或轉個方式提問:誰掌握定義藝術的權力?

有嘉賓提出,擁有高技巧的人掌握定義藝術的權力。而每個藝術潮流的轉移都可以理解為權力的轉移。看近代的藝術史,不難發現是一浪又一浪對舊有藝術的批判,由新一流派的藝術家掌控潮流和標準。

然而,技巧卻是批判既有藝術標準的前設,只是被重視的「技巧」隨時間、隨藝術思潮轉變而已。就如現代舞者對古典芭蕾舞的叛逆,都是經過消化芭蕾技巧,進而建立新技巧體系的過程。而在當代藝術潮流中,有些創作人甚或並非透過「親手」製作藝術品將意念實踐,其創作技巧的意涵擴闊至構思製作過程、物色合適的合作藝術家和工匠製作藝術品、經營藝術品牌等。有嘉賓舉例說,本地概念藝術家白雙全以日常生活經驗和常見物件作為其創作的載體,當中牽涉的創作和呈現過程看似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工序。作品呈現方式和媒介,建立作品的論述等都是在當代藝術所備受重視的技巧,也是能夠讓作品在藝術市場、美術館、劇場立足的入場券。

 

讀到這裏,藝術似乎是僅僅一場權力遊戲。當然,這不是藝術的全貌,但正如嘉賓們在第一講提問:藝術觸動人心的神秘力量究竟是甚麼?就有待各嘉賓這場繼續這場沒有終站的對話。

 

 

第一講重溫

 

「集雜聲」— 觀。聲。陣面書網上直播節目


每月集合不同藝文工作者一齊傾傾偈,每季都以不同主題去切入,睇睇有什麼火花,在傾談中反照劇場甚至藝術層面的狀況。

【藝術與工藝 技巧與概念】
 2019年3月-5月

客席陪傾:

麥婉兒(Natalie)
羅家南(Bosco)
李漢廷(Michael)
林耀洪(Eric)

-------------------------------------

Ronnie Lam

主修社會學,現為文字工作者。曾於香港舞蹈聯盟工作,期間任《舞蹈手札》助理編輯,並統籌舞評寫作文化交流計劃「Dance Enhance」。2018年,赴高雄參與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主辦的「臺灣舞蹈平台:書寫舞蹈計畫」。

 

回覆

感謝您的回覆,您的帖文將於核實後公開發佈。 若您想即時回覆,請作會員登入。

Guest

感謝您的回覆,您的帖文將於核實後公開發佈。 若您想即時回覆,請作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