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身體的現場(與滯留的時光)
此間念頭Vs此間行動
Guest

 (轉載自「瘋子日記」130505)

此間,嚴熱,屋外傳來鑽地聲。全身,透汗。
此間,可會是達至彼岸前的一個念頭,憑弔著一切幾被遺忘的往事……
此間,
仿似長久的存在著,卻
忘記了當中行動留下過的背影。
或是念頭根本沒點燃,只躺在悵惘的床上自命不凡? 

想及此間種種,假如將生命可能意及到(或不以為言)的「此間」加起來,我的骨頭會在答:此間的疏鬆質素反映著你對「此間」曾幾關注的態度!

思潮往內鑽,怪不得終日發汗!
過熱或過冷的念頭,對彼岸見解的偏差,暴露著對中庸的嚴重錯置。
長久待在此間冥想,卻
心繫於
地久天長的遐想。
念頭已然起動,恰巧時不我與!怎麼辦?

假如勉強此間種種,將生命虛擬的枯燥秤量,我的每日漱口行動可必須全副武裝,學上一青年朋友用上半句鐘來淨齒(算起來那已是兩三年前的一段記憶)?

兩三年來,從大學到舞台及至穿梭過的街道裡外,每日每刻流轉過的身影,拼合著不知多少個此間的念頭和行動。從前的悲觀,早已見底。每日便成為一分又一分可額外賺到的勃發生活。此間的可貴,不在遠處,是鎖定在筋骨脈間的叫聲,教我走上生活的深街長巷,四顧蕩漾著的人情細訴。生命,多了點兼籌並顧;此間,多了點淋漓景觀。

算起每日與自己吵嘴的次數,屢因某人某事某景與己見的誤差,成就了胸懷群湧的干戈。一切「詐」「謀」「撞」「騙」「愛」「惡」「刁」「陷」或難解訟事,又輕易討伐了戲水嬉春之心,將愉悅拉入一條冤枉路,還怪人家喧鬧!準是丟掉可鬧中取靜於此間的情愫,未及學習欣賞靜裡葫蘆的悠悠心曲!

百事且隨時制宜,心田應自然。菩薩處處,獨欠觀世心思。

管是出家入世,戲裡戲外,如是如是!此間興文,似站在束著手腳的舞台上,看自己的不自在。或許,從來覺得排練比表演來得興奮:前者的行動多與念頭一起互相切磋,後者的行動卻多給鎖定的念頭牽著走,忘卻了「此間」感動的情理(誠然,那是火喉的問題)。立身之本,應隨處是路。花落隨處,鮮擇風尋向。舞台的邊沿,就在地球村內,按此間情思,各處自立標記,隨時間周期,化淡變黃。

此間,適藉踏過另一沉重周期,身體沉積驟降,感官又輕鬆起來,連頭髮也想飛天。

此間,剛碰上另一串人事,給想像建立了另一幢房子,沒牆沒窗,只有遊戲的格線,自由伸縮,四通八達。

此間,誰也談不上是誰的導師。智慧,早化入無數航道,各立行頭分斤掰兩。

此間,應是靈光處處的年代,難得可自由選配,自組角色,只是學不懂接受人家的人生!

朋友問:「此間猶疑沒成行動,卻糾纏於念頭的壁壘上,等人家敲門造訪?」

我答:「行動本沒此沒間,何來猶疑?念頭亦無壁無壘,怎用敲門?」
回覆

感謝您的回覆,您的帖文將於核實後公開發佈。 若您想即時回覆,請作會員登入。

Guest

感謝您的回覆,您的帖文將於核實後公開發佈。 若您想即時回覆,請作會員登入。